火车协奏曲

當扩大内需的产物,动车组列车在京津塘、沪宁杭、以及珠江三角洲地区遍地开花的时候,那古老的绿皮车厢在逐步被更替,它们被更多的安放在长途线路和一切偏远地区上运营,所经过的沿途小站,自然也无法和那些越来越像候机大厅的城际站台相比较,形单影只的旅客,简陋闸口那里站着清闲的检票员,这是一座座小城的普通站台。那些常年在中国最繁华地带穿梭的行人,鲜少有机会能够领会到这样萧然的检票过程。

复刻下的相对美好

按常理来說,走的地方越多,越有東西去寫,因为見的多了,感受自然会递增。當发现现实中的状况和想象相差很大时,就一下不知道該說什么了,担心说错話,人人叫好的東西,又怎能公然反驳呢,不然就是非主流,严重的還会被和谐。從武汉回来很多天,去参加在網路上被叫骂一片的比赛。早知道是炮灰還是义无反顾的沖上前,人间最可悲的事情莫過于此。

我在乡下天气晴

具体是哪天去的乡下忘记了,只知道剛到的时候一下便被美景吸引住。天空没有一丝云,比城市里的要洁净透彻的多;湖水即便是在白天也万籁俱寂,没有一丝涟漪,也许只有这样偎依湖岸,枕水而眠的鸭子才能肆无忌惮的呼呼大睡,即便人們用石头丟它也懒得理睬,人有时候還真是蠻賤的;时不时从远处蹿出的农家小狗在田埂上奔跑嬉闹,远远的站着看,居然能感受到它们的喜悦,没想到这里居然是这么有幸福感的地方,也许我仅仅是在对的時間,对的天气,来到了对的地方。